樟禎

风是冰凉的河流,雨是透明的流星。

人的一生可以做很多很多梦,但把梦变成现实的机会却很少…所以要努力呀,每一次每一分每一秒。

偷偷发点东西。


最近一边闭环在家(今天刚刚解封),一边在高强度工作下偷空写CP文,人好像就是这样,空闲的时候不想做任何有意义的事情,忙起来反而恨不得把每一秒钟掰开揉碎填鸭到极致。


今天正好在午休时间看城门小说,看到的是《似是故人来》这篇。


具体剧情不方便讲,但感觉得出,作者一定是很有生活也很达观的人,毕竟能够而且愿意把如此多如此细节的生活琐碎真实诚恳地呈现在文里。

我是不敢的。


有时候你不觉得吗?太真切了就不浪漫了不美了,不仅不浪漫了不美了,还剐人。


你会想到,哦,原来他们没剩多少时间可以用来错过彼此了,两个人相识相知就已经是四十,再拖一拖等一等就是半百年岁了,甚至不好意思努力脑补两个人还会有x生活和x需求吗哈哈哈;原来大门未知子老了也要有更年期的,也会心慌失眠多梦焦虑盗汗;原来晶叔如何老奸巨猾也有一天要离开的,没办法再替自己最心爱的爱徒打算更多未来;原来两个人生活在一起除了聊手术还得交房租保险谈孩子接受度、担心工作,甚至还要通马桶的。


有些心里明知道的事情,拿出来讲,就很痛,看一段文字需要慢慢慢慢花费好长时间去接受的那种痛。


可能我本身是个擅长逃避的人,也可能只是她们有了对方的陪伴,已经有了面对我尚且无法直面的狗屁倒灶的人生未来的勇气。


所以我写的很模糊,有时候就写一个场景一件事,简单温暖甜蜜快乐,随便什么样的,但也刻意弱化了更多锋利的细节,就像童话里不会写公主和王子的婚后生活一样。


以后写不写也不知道,可能什么时候有这想法有这勇气就会去尝试了,也可能就让她俩的人生长存在我的脑海里吧。


但是不论如何,我相信她们即便在柴米油盐里,也肯定平静满足而且快乐。


最后,希望所有人都能找到生命里细水长流的光。

城门 | 拥抱的100个姿势 - 002


作者好像比较习惯城视角,可能自身性格跟城城会更贴近吧。

不过这样也蛮好,能看见更多面的门,也能呈现更深刻的城的内心…

 

 

002 最日常的日常

 

城之内博美实际上是羞于表达的人。

用大门未知子的话来说就是:“城之内医生过于内敛了啦。”

 

这评价说出来估计一大票人要跳起来反驳,其中以外科医局那帮人反应最大——

 

“城之内医生只是长着一张温柔的脸吧!鬼门紧急手术的时候脸贴着脸大叫蛭间院长’臭老头‘的场景,此生不敢忘啊!!”加地码着麻将牌,还不忘抬起右手招牌似的挥了挥。

 

原守听了也忍不住点头:“对对,手术室里训斥研修医的时候,简直是大门桑上身呢…”

 

正在麻醉医为自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外科医靠拢而小小反省的时候,晶叔一手抱着本凯西,一手掌心向外反放在嘴边,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调侃:

 

“别看博美酱平常没什么脾气的样子,但细想起来,确确实实是不多见的管的住我家未知子的人呢~”

 

坐在城之内右手边的大门未知子“诶~~”的努力表演出惊讶,却并不在意麻将搭子们给到与自己完全相左的结论,眼神一刻不离手里的麻将牌。

 

城之内将几人的讨论声剥离成背景音,换下右手,以左手掌心撑着下巴,微妙的侧过脸,眼睫闪烁,不动声色地看向正在一本正经动着脑子胡乱出牌的外科医——

 

好像从小时候开始,自己骨子里就有离经叛道的基因,不顾父母的反对留露出耳朵的男生短发穿松松垮垮的男生校服,图一时好奇不负责任的亲吻对自己告白的低年级女生(城:虽然很抱歉但是真的很好奇跟同性kiss的感觉),又或是工作后与所谓的医局政治和医德缺乏的水货医生们泾渭分明针锋相对。

 

这一切自我自私自大,都在自己结婚生子成为一个母亲后不动声色地偃旗息鼓。

 

小舞的柔软可爱让自己迫切地想要无条件给予她所有温柔爱意,也不得不在柴米油盐生活琐碎中放下那些幼稚的妄想情节,做回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常人。

 

这就是如今的城之内博美。

 

面对重要的人感觉该好好说些什么的时刻,偶尔也会埋怨自己当下的讷言,城之内博美回顾了自那次告白和好以来,两个人的关系说是更进一步,似乎又没发生什么变化。

 

围绕医介所的餐饮娱乐活动一如既往,饭后泡澡乒乓冰啤酒也是习以为常,鲷鱼烧烤和牛依然是不变的生活点缀…

 

如果要说有什么在改变的话,麻醉医不厌其烦地用宠溺的笑意当作语言,长久地注视代替手掌,在静默的空气里传递着属于她独特的温柔,无论是手术台边、外科医局、拉面店或是医介所…

 

除了一次性只能专注一件事的单线程外科医,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得到流动在两个人之间的暧昧空气,连小金都会正直的作出“两位的友谊令我十分感动”这样的感慨。

 

换言之,大门未知子能不能感受到,城之内完全不能肯定,不是对自己不自信,而是对外科医的关注点在哪过于自信。

 

可是快四十岁了,两人都是。四十岁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呢?

城之内思索过,但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

 

早已经过了用一束鲜花交换一个青涩激动的亲吻这样热血蓬勃的年纪了吧…

 

回过神还是因为眼前一暗,医介所一楼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晶叔和自己两个人了,此时神原正准备暗灭最后一盏灯:“博美,今天很晚了一个人回家我不放心,就留下来跟未知子挤一挤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牌局已经结束了。

 

“大门桑呢?”下意识的询问。

“阿拉,博美要留宿,我已经把小未赶上去铺床了哦,总不能让客人动手吧~”显然是随便捡来的说辞,毕竟平时做饭都是城之内在搭把手。

 

“好,那我先上楼了,晶叔晚安。”

“如果能将‘我喜欢你’说出口,那么就不要说‘今晚月色真美’比较好哦,有时候,比纤细柔软的感情更珍贵的,是那份坦坦荡荡的真心和不留余地的决意呢。”也许夜很深了,神原的声音很轻。

 

城之内博美站在楼梯口躬了躬身打了招呼,慢慢走上楼,在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听到客厅最后一顶吊灯被按灭时开关响起轻微地“咯嗒”声。

 

被打发上楼铺床的外科医此时已经百无聊赖的坐在床边翻起了前天在办公室打印的学术论文,明明写论文“我不干”,但是却从来没放下任何一点学习精进的机会呢,城之内心里轻轻笑了。

 

二楼这间房,城之内博美来过好几次,有时候是借宿、有时候帮忙照看医介所从而顺便打扫,一间不算大的屋子,有一面窗向南,晶叔照顾大门未知子有看资料读书的需求,把这件采光最好的让出来给了外科医。

 

因为收拾得有棱有角,显得空间很富余,之所以说有棱有角是因为这位外科医的卧室俨然是书房里塞了张床的感觉,城之内很难不认为整个房间比外科医局还要学术还要专业。

 

城之内博美已经换上睡衣,斜斜的倚在墙边。

 

大门未知子听见声响,抬头看向门边。

 

房间只开了一盏台灯,光源位置很低,跟站着的人比起来,只将将照亮来人交叠而立的小腿。

而后,粉黄的光晕层层叠叠向上攀,一圈圈被越来越深的夜色揉碎,城之内博美脸上的神色隐匿在阴影里分辨不清。

 

大门未知子觉得自己可能困了,抬了抬手,虚虚做出拥抱的姿势,竟好像对麻醉医撒娇一般:“城之内医生,怎么不过来呢?”

 

城之内博美闻言抻了抻手臂,小猫一般走过来,面对面跨坐在大门未知子盘起的腿上,顺势窝进外科医怀里,感受着后腰那人双臂交叠环抱的分量,反正已经在交往了,讨要一下关心不是应该的嘛。

 

“困了吗,要睡吗?”

大门未知子看向怀里已经眯起眼的麻醉医,轻轻晃了晃。

 

“不要…”城之内博美伸手穿过大门两臂,揪住外科医后背的睡衣布料。

虽然大门中意采购各种花里胡哨的时装,但睡衣却都是宽松舒适的纯棉质地,摸起来手感很好。

 

“你再看一会儿书吧,我陪你。”也许是有点意识昏然,麻醉医声音不像工作时那样的清晰干脆,显露出声线本身的绵软低沉。

 

外科医没回答,轻抚着麻醉医的后背,听话地就这这个别扭的姿势继续翻阅起了材料。

 

两个人像两只玩累了的小动物,互相依偎着,蜷缩在窄窄的床脚,耳旁只有手指摩挲纸张的细微响动,和怀里的人微不可查的平稳心跳。

 

‘再看一会儿书吧,让我再抱一会儿——’


TBC

城门这对真是近几年推cp里最有x张力的一对,可恶啊我好想看城门abo,啧!

omega外科医,游走在正邪间的一把锋利手术刀,外在嚣张跋扈内里心思纯粹,几经淬炼的技术和天赋不仅是拯救病人生命的保障,更是与罪爱同歌的世界分庭抗礼的武器。

分化为omega后晶叔担心这个社会对于弱势性别的刻薄会成为伤害門的利刃,因此万般叮嘱要門隐藏自己的真实性别。

門不觉得omega身份有任何不同的意义,只是为了长久的拿起那把手术刀所以答应了。

門对于手术意外的事情兴致缺缺,也不擅长对病人以外的人察言观色,因此常常游走在暴露的边缘。

而细心的alpha麻醉医早就开始怀疑外科医的身份可能不是alpha,虽然初次见面自己确实有被对方强大的气场震慑到,但仔细回忆好像又没有感知到过对方的信息素磁场。

抱着一半好奇一半怀疑的心态,麻醉医在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早就已经对外科医有着超出一般的关注…


有没有老师写啊哭哭,想看原设abo,各要素俱全的那种,这对cp这么有张力不可以浪费啊!

(我承认我lsp!T  T)

城门 | 节日愿望


别管我了,我就是要521发520嘿嘿www

温柔腹黑麻醉医 X 体贴小白兔外科医

食用愉快——



手术结束时,主刀医大门未知子正式收到了次日去麻醉医家共进晚餐的邀请,理由是小舞明天下午的班机从英国返日,而那孩子亲口点名想要第一时间就见到活蹦乱跳的未知子。

 

“喔——”,大门未知子点点头,乖乖应下了。

 

之前大门生病住院的事情让小舞担心得不轻。

在视讯界面跟自己聊芭蕾聊天气聊早恋聊难吃的英国菜,眉飞色舞神采奕奕的大小孩,突然插着呼吸机的被推进手术室,好几个月,就这样消失在无线网络的另一端。

 

远在异国的小舞只能通过每天早晨和妈妈的电话联络了解大门未知子的恢复情况,拜托妈妈替自己传达对兔子阿姨的关切和祝福。

 

城之内有时候开玩笑地抱怨女儿:“呐,小舞这么关心大门医生,妈妈会吃醋的哦~T T”

惹来电话那头一阵开怀笑意:“妈妈在乱担心什么啦!小舞最喜欢妈妈,也最喜欢未知子,当然还有鲨鱼爷爷~”

 

“呜呜,是这样嘛——”城之内博美扮戏上瘾,“我和小兔子阿姨是一样级别的喜欢吗?”

“我说,妈妈跟未知子呆在一起时间太久了吧…变得幼稚了呢……”

 

小舞无奈地按断了通讯,有时候怎么觉得三个人里面,自己才是那个“长辈”呢。

 

 

 

作为有约在身的人,外科医在一众医生护士的痛呼声中干脆利落地结束了六台手术后,换下绿色洗手服,头也不回地踏出了医院大门。

 

转转手腕,腕表指向五点正,秒针还在滴答滴答赶着路。

很好,和城之内医生还有小舞的约会,我也是不会失败的!

 

算着时间,去百货商城取到预备的赠礼,再步行前往城之内医生的家,时间应该刚好来得及。

 

本来应该先回一趟名医介绍所,但前一晚邀约晶叔时,对方以旧友约自己去伊豆泡温泉为由遗憾婉拒了——

 

“未酱也是时候作为成年人独立进行和谐有益的社交活动了哦,不然可是一不小心就要孤独终老,变成没人要的老奶奶呢。内,本凯西~”

 

老人撸着怀里橘猫的下巴,“别怪我没有提醒哦,去博美家蹭吃蹭喝说不定还要蹭住的某人,最好提前准备好答谢礼,免得被主人扫地出门才是~”

 

一贯是阴阳怪气的臭老头,除了和自己的麻将赢自己的钱,还要说这些听不明白绕弯子的话!

 

算了不想了!大门未知子跺跺脚,循着记忆向城之内博美家宅出发。

 

 

 

城之内医生实际上是个非常在意仪式感的人。

 

大门未知子第一次去麻醉医的家就发现了,虽然是为了跟晶叔接头才踏足对方的私人领域,也只是站在玄关望了两眼。

 

日式家具最经典的木饰装潢搭配浅鹅黄的主灯让屋内洋溢着温馨静谧的舒适感;

客厅厨房打通,空间算不上宽敞但收拾的清爽干净,偏橘色的布艺沙发与浅色电视墙碰撞出微妙的活力;

茶几上两株绿植叶片宽厚、无花无果,生机蓬勃却又温吞生长着。

 

但最让人不得不在意的,是空气中隐约暗香。

 

柑橘的清新微涩穿梭在花草的柔和芳香,偶尔夹着微不可查的温润檀香,好像这里的女主人,温柔的本性中极偶尔透露一丝顽皮。

 

大门未知子扬了扬手中的包装袋,对自己的观察力感到满意。

 

 

 

“叮咚——”

“小舞,辛苦你帮妈妈开下门哦,应该是你未知子阿姨来了。”城之内带着厚厚料理棉手套,小心翼翼的端着关东煮砂锅向餐桌移动。

 

今天的晚餐虽然都是日式料理,但也风格混搭,有外科医和小舞都热衷的烤肉,特等和牛呈现出鲜嫩的粉色;

 

也有城之内限定每颗里面都有一整只小八爪的章鱼小丸子,上面撒了厚厚一层柴鱼片,在腾腾热气中飞舞;

 

还有为了严格监督大门医生吃蔬菜而特意准备的关东煮,除了经典福袋、竹轮、大根外,还整齐地码着西兰花、油麦菜等绿蔬,虽然外科医经常嘲讽这些为兔子的食物,吃起来却津津有味。

 

“饿——死——啦———!!!”大门未知子拎着购物袋跌跌撞撞地冲进客厅。

“未知子真是失礼呢~”

 

小舞跟在身后码好大门未知子脱得歪七八扭的高跟鞋,被转身的外科医一个熊抱:“小舞好久不见~你长高了耶!”

 

大门未知子向自己比划着小舞头顶的高度,已经到自己耳垂了。

这个年龄段的小孩都这么见长嘛?

 

小舞被暴躁的手法蹂躏成爆炸头,戳了戳外科医因为沉浸在思考中鼓起一侧的脸颊:“未知子也好久不见,还是这么幼稚呢!”

 

“喂!你这小孩也太毒舌了吧!”

“幼稚鬼———!略~”

 

 

 

城之内看着扭成一团吱哇乱叫的一大一小两个小孩,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又揉了揉有些发酸的鼻尖…

 

此刻这种感觉,好像一锅水慢慢煮到了最适合的温度,水雾氤氲,烫得人心尖发痒,却无丝毫刺痛感。

 

这样的安心感,恍惚已经沉寂很久了。

久到城之内博美生出一种错觉,一种生活又安安定定妥妥帖帖地回到自己口袋之中的错觉。

 

麻醉医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发出命令:“大门桑、小舞,你们俩,赶紧去洗手!开饭了!”

 

“遵命!”

刚刚还闹作一团的两个人立刻分开,整齐划一的微微向城之内上司鞠了一躬。

 

救命…

这两个人加起来有三岁吗…

 

“城之内,这个小丸子也太好吃了吧!”

“呜呜…和牛,赛高!我可以吃一吨——”

“福袋里面居然是秋葵和生蚝,神奇w”

 

化身仓鼠的大门医生不忘竖起大拇指对“饲主”表达内心的赞美。

 

“大门桑喜欢就好,反正也不是免费的晚餐。”城之内弯起标志性的笑眼。

 

 

 

吃过晚饭后,城之内把想帮忙做清洁的两人赶出厨房,洗完碗出来的时候,发现茶桌被推向电视墙的方向,一大一小坐在沙发前的空地上,正一心一意搭着乐高积木。

 

小舞转头看见城之内博美走过来,兴致盎然地介绍:“妈妈你看!这是未知子给我的礼物哦!我在英国就超———想要了!没想到竟然被未知子猜到!超开心的!”

 

“还用猜吗,城之内同学你早就暴露了啦…嘿嘿”

 

城之内博美挨着外科医附近盘腿坐下。

 

“诶对哦,也给博美准备了礼物,放在玄关柜台上…”大门未知子低头拼着乐高,两鬓的发丝垂落城之内侧脸望去,只看到秀挺光滑的鼻梁。

 

“你刚刚…叫我什么?”麻醉医挑挑眉。

“嗯?什么什么?”

 

久久没得到回复,大门抬头,看到城之内已经站在玄关准备拆礼物了。

 

 

 

CULTI,20世纪意大利最经典的香薰品牌。

地中海柑橘,城之内打开外包装,扑鼻而来的柑橘气息清新微苦,随之而来的木调优雅温和,扑面而来海风和阳光交融的舒适感。

 

实在是非常适合夏日的一款香氛,已经是五月下旬,日头渐盛,她来的正好是时候。

 

回过神,客厅安安静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只剩下自己和大门未知子两个人了。

 

“小舞说有点困,已经先回房休息了。”外科医指着地上一摊零件,“这些她说明天还要拼,能暂时先不收起来么?”

 

城之内博美点点头,忽然也生出几分困意。

 

“大门桑…”

“城之内…”

 

两人同时开口。

 

“你说——”

“你先——”

 

……

 

“城之内,今天很晚了…反正晶叔也不在家…明天我们都不用上班…”大门未知子挠挠头,“我可以留宿一晚嘛?睡沙发就行。”

“我觉得我和大门桑的身形,不至于一张床上睡不下吧。”

 

城之内走过来,揉揉有点发懵的外科医的短发:“先去洗澡,我给你拿衣服。”

 

 

 

两个人肩并肩躺在床上,被褥显然被主人仔细清洗晾晒过,褥子蓬松柔软,被子又轻又暖和,大门未知子钻进被子,只留出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眨巴眨巴。

 

好——香——喔——!

城之内…

 

城之内博美侧过身,看着孩子气地钻进被窝东嗅嗅西嗅嗅的外科医,忽然心底一片柔软。

 

她学着大门未知子,钻进被窝,也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大门桑,谢谢你。”

 

“嗯?礼物嘛?你喜欢就好,我一看就知道你习惯用香…”

 

“不是这个哦”麻醉医露在被子外的眼睛藏着淡淡笑意:“谢谢大门桑你今天能来…”

 

还谢谢你救了我,不管是生命还是生活…

 

谢谢你明明握着世界上最锋芒毕露的手术刀,却不经意间对我露出柔软肚皮…

 

谢谢你有一颗四海漂泊的赤子之心,却愿意为我驻足流连…

 

谢谢你连可能自己都没完全理解,却在意想不到的细节里体贴入微地了解我…

 

“那不是当然的嘛,小鲨鱼可是点名想要见兔子阿姨呢,嘿嘿!”

 

 

 

城之内博美跟着外科医一起笑:“大门桑,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诶?今天?不是小舞回国的日子吗?”

 

“今天是5.20,520哦,这么爱意满满的日子,大门桑没有跟意中人一起出门约会,反而跟我这个单亲妈妈待在一块儿,好像很吃亏哦,真是超级超级不好意思呢~”

 

城之内说着抱歉的话,却乐到眉眼弯弯。

 

饶是这拐弯抹角不太灵的大门未知子,却也不是真的傻,感觉出对面麻醉医明晃晃的戏弄,瞪着眼回敬道:“城之内好狡猾,完全不是感觉不好意思的样子吧!”

 

“嘛嘛——也不能白占大门桑的好处。”

城之内顺着外科医的头发安抚:“大门桑有什么愿望嘛,我也可以帮忙实现哦,仅此一天~”

 

说完特地比出一根手指,在外科医眼前晃了晃。

 

大门未知子完全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福利,撇着嘴思来想去:“那就…让我经常来城之内家吃肉吧!城之内做饭真的太好吃了!”

 

“好——”

难得没有反驳呢。

 

“那城之内呢,有什么愿望吗?”

“大门桑,已经帮我实现了哦。”

 

“香薰不是愿望吧…”

 

大门未知子认真地思索如何解释这只是一份普通赠礼,跟520的愿望完全没什么关系,对面的人却拉开自己的胳膊,一阵柔软的风贴了过来。

 

“…”

“好了大门桑,让我抱一会儿,这就是愿望…”

 

城之内的手穿过外科医的胳膊和腰侧,贴在她的后背,额头抵在她的锁骨,声音很慢很轻,有着麻醉医特有的低沉柔软的声线。

 

“喔…”

虽然脑袋里挤满了太多问题,但是大门未知子觉得,城之内博美此时应该不会希望自己开口说些有的没的。

 

于是外科医轻轻用下巴碰了碰麻醉医的发顶当作招呼:“城之内,晚安。”

 

……

 

感觉拥在怀里的人呼吸逐渐轻柔绵长,已然入睡,城之内博美向后仰起头,盯着外科医纯净的睡颜好久,好久。

 

城之内博美看向这个只要拿起手术刀就在一方世界里纵横天下的恶魔女医生,却像在凝视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520愿望就是,希望你往后的每天,都比今天更爱我一点。”

 

喃喃出这个私心满满的真正的节日愿望,麻醉医笑的格外得意。

 

我不在乎你知不知道你爱我。

我知道就够了。

 

何况,城之内博美想要的人,跑得掉么?

 

 

END

城门 | 拥抱的100个姿势


写写小情侣贴贴,开玩笑怎么可能有一百个…

没什么剧情,平淡的“婚后”生活罢了w

 

001 要抱抱才会好了

 

"城之内医生,我需要你!"

 

这句话听起来还真的挺像一句告白的。


如果忽略满地的啤酒罐,丁琳当啷一桌散乱的麻将,早早抱着本凯西溜上楼的晶叔,以及两个人因为手术观念问题大吵一架开除彼此而且已经冷战三天这件事的话。

 

大门未知子捏住城之内博美的手腕,阻挡了麻醉医告辞后打算离开的动作,名医介绍所不大的空间又一阵桌椅板凳奏鸣曲。

真是个不知道什么是低调的女人!

 

"我想,大门医生需要的是手术,不是我。"


城之内腾出空余的那只手,揉了揉眉心,眼前人呼吸又轻又快,锁骨一上一下起伏着,脸颊两簇红晕,显然是醉酒的状态。


"你喝多了,早点休息吧,好吗?"

生气的巨蟹到底还是屈服于柔软的内里,软了声哄那个不懂迂回的大小孩。

 

"大门未知子,需要手术,也需要城之内…博美"大门未知子今天格外执着,"想和城之内医生,做更多、更棒的手术,想一直和城之内…一起,做手术…"


……是应该这样的,但好像又不是这样。

 

"只是一起做手术吗?"


城之内博美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此刻心脏仿佛一只装满空气的皮球,紧绷绷地跃动着,却依然等待被什么填满。

 

"不止是手术,还有一起吃涮锅烤肉拉面鲷鱼烧关东煮天妇罗…"

"还有泡澡打麻将玩乒乓球炒股…"

 

城之内实在不知道该要如何面对此刻低着脑袋认真答题甚至伸出手指计数的那个手术笨蛋:"就是说,大门桑真的是已经四十岁的…"

 

"不止这样的!!!"

"还有晶叔,小舞,本凯西…房贷也可以一起…如果你愿意的话…"

 

原来,想要和城之内医生一起做的事情,有这么多,这么多。

 

"好贪心啊,大门桑——"


大门抬起头,看向麻醉医,鼻尖红红的,眼底却藏着细碎笑意:"明明只是Business Partner的关系,要求列了一大堆呢。"

 

关键时刻城之内也没有放弃吐槽役的本职,挑眉看向那个在医院横行霸道无所不能的外科医在自己目光注视下耳根通红,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城之内博美嘿嘿嘿地笑了,双手搭上大门未知子的肩膀:"一起还房贷的话,在下还是很愿意的,按照大门桑的储蓄能力应该能帮忙减负不少呢,这下算起来,35年的房贷只需要34年11个月就能全部还清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啊———!!"岂有此理,存钱我大门未知子也是不会失败的!才怪啊——可恶!

"啊什么啊!这么晚了晶叔该休息了,闭嘴!"

 

给了乱喊乱叫的人一个威胁的眼神,城之内博美双手交叠在大门未知子脖颈后方,鼻尖蹭了蹭对方的下巴,将自己投入外科医的怀中:"大门医生,あなたが好き——"

 

大门未知子身上总是有清新自然的香氛气息和淡淡的消毒水味,城之内博美总觉得这是能让人心神安宁的气味。

 

毅然离婚后,却又在苦苦寻找事业与家庭的平衡中度过的每一个令人身心俱疲的夜晚感到迷茫,是不是也许甘于平凡,做个普普通通的麻醉医,接受鸡零琐碎油盐酱醋、将错就错的过完一生也才是城之内博美理所应当的归宿呢?

 

'是你,大门未知子,让我看到自己作为城之内博美而不是岸本博美或是其他博美存在的可能,我又如何能不喜欢这样的你呢…'

你就是我前进的方向啊。

 

"谢谢…我也是…"

"笨蛋大门桑,这时候要说'我也喜欢你'才对哦~"

 

"嗯…我也喜欢博美。"

感受到腰上的重量,城之内博美抵着外科医生的颈窝蹭了又蹭。

这不学得挺快的嘛——

 

"城之内医生",外科医稍微撤了撤身子,低头看向怀里的麻醉医:"我们和好了对吧?"

"……"城之内博美忍耐住想给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一记暴爆栗的心情,把自己重新塞回外科医的怀抱:"嗯,勉强吧。"

 

还有什么比自己暗恋多年的人刚好也喜欢自己更美好的事情呢~

哪里是和好了,是好到不能再好了,城之内心想。


TBC

现在刮风,就想到下雨,纱窗不能开的太大,要多加一件衣服,记得带伞,穿不容易淋湿的鞋子,下班以后不要逗留早点回家。

年轻多好啊,在迎面而来的风里,敞开衣襟张开双臂,就好像能飞起来。

生活不在别处,当下即是全部。

放下助人的执念,尊重每个人对于命运的选择,未必不是一种成长。